本站最新网址www.xa776.vip   

女儿的援交

轻抚秀发,雪怡像受到夸奖的女孩,再度开始她勤快的口活,这一次她没有

覆刚才的舌拍龟头,而是还原基本步,以最普遍的小女孩吃甜筒来舔,每口吃得馋

嘴肉紧,让人觉得味道甜美,而目睹嫩红色的舌苔一下下地舔着龟头,视觉上更是

最佳享受。

「舔~舔~舔~~舔~~~」

吃完甜筒,再吃冰棒,女儿饥不择食,连鸟蛋也不放过,吃过饱饱来点余兴,

换成箫乐吹奏。右手提起茎身,右手摆成偷桃,把大半支玉箫纳入小嘴,五根玉指

则轮流捏揉阴囊,并以指甲轻刮外皮,使人有如虫咬,心痒难耐。

『太舒服了…』

「嗯……嗯……嗯……」

含住龟头细心吞吐,开始的时候像是演奏会的开场曲,很慢很柔和,龟头棱角

可以感受到唇边柔软。我陶醉于女儿的柔柔乐曲之上,幻想一对父女在园林里翩翩

起舞,优哉游哉,世间烦嚣,一扫而空。

『雪怡…雪怡…』

脚海里喃喃念起女儿名字,回忆她的儿时趣事,十九年里,雪怡带给我的只有

喜无悲,也许今次的事对我和她都会带来很大打击,但作为她的父亲即使遇上什么

难关,都一定会尽力帮助她渡过。

『雪怡,为什么妳要出卖肉体?为什么妳要做援交?告诉爸爸好吗?雪怡…』

女儿小时候跟我的感情十分好,爸爸前爸爸后,每天嚷着要跟我一起睡。后来

逐渐长大,有一天她突然说要独个睡了,那时候的失落我至今仍没有忘记。

将来某日,雪怡始终会出嫁,即使我多爱她亦没可能永远把她留在身边,要眼

白白看到心爱的宝贝投进别个男人怀抱。父亲是世界上唯一不能永远拥有女儿的男

人,爱她就要放手,这可能是对世界上所有做爸爸的,最大的折磨。

女大不中留,很多人说子和女不一样,儿子永远是自己的,女儿嫁出就等同失

去了,但这是真的吗?马雪怡日后即使嫁到怎样的人家,改作什么的姓氏,她仍是

我的宝贝女儿,永远不会改变。

「嗯嗯……嗯嗯……嗯嗯……」

这个温馨时间我想了很多,雪怡吹乐的节奏亦转了几遍,看到雪怡头颅迎着阴

茎长度前后俯仰,肉棒在小嘴消失出现,一种正在乱伦的犯罪感,加上对女儿的疼

惜,使我进入生理兴奋的忘我境界。

『实在太舒服,这是我有生以来最舒服的一次…』

慢曲奏完,开始逐步提到第二乐章,炙热口腔如逐渐注入电流的机械,成活塞

动作的前后抽动。

「嗯…嗯嗯…嗯嗯嗯嗯…」

『呜!』

这个动作好比阴茎抽插阴户,完全是做爱的翻版,不一样的只是以嘴代屄,用

她的唇儿来操着我的肉棒。比真正阴道更强的,是女儿充份懂得控制口腔内肌肉力

度,使阴茎感觉正在插一个最紧的小屄,媲美真枪实弹的性爱体验。

「嗯…嗯嗯…嗯嗯嗯嗯…」

『太舒服了!』

最令人激动的是这首乐曲仿有曲谱,节奏拿捏准绳,几浅一深,几深一浅的交

互进行,不急不躁,不瘟不火,吃得肉棒作响。到了第三乐章,由吹换成吸,一阵

黑洞旋涡般的吸力从嘴里出现,龟头顿感到压力,看来雪怡是打算硬生生把精液都

强吸出来。

「嗦~~~~嗦~~~~~~」

『这太强了吧!』

这完全是另一种快感,吸啜的动作使口腔内再无半点空气,阴茎紧紧贴在舌根

和上腭,挤压程度好比处女屄般密不透风,酥麻中甚至有轻微痛楚。雪怡吸得十分

有劲,像吃日本汤面的「嗦嗦」有声,表情淫靡。

『雪怡的嘴好紧!』

忽然间,龟头顶端传来阵阵无比畅快,是马眼!雪怡的香舌在吸的同时集中一

点狂舔马眼,更同时更展开活塞运动,吸、舔、操三个动作一气呵成,流畅灵活。

「嗦!嗦嗦!!嗦嗦嗦!!!」

头部俯仰动作速度直线加速,澈骨铭心的快感使我沉沦,仿佛活了几十年,才

第一次感受到性爱的乐趣,但雪怡到此都只还是用了她的手和小嘴,我无法想像我

家女儿脱光衣服,施展浑身解数时,会是一个怎样惊天动地的性感尤物。

「嗦!嗦嗦!!嗦嗦嗦!!!」

『啊…这种感觉…』

强烈的官能快感下我呼喘急促,眼神涣散,女儿的巧艺使我忘形。我被性欲支

配,灵魂早已从肉体抽离,脑袋一片空白。手不住轻扫雪怡随着的前后俯仰而飘扬

不定的秀发,享受她对我的服务,但愿这是永不完结的时光。

「嗦…嗦嗦…嗦嗦…」

『快…受不住了…』

然而梦幻时刻每个人都想留住,但与其角力的是高潮一瞬间的爆发快感,当肉

棒被吞吐至不可忍耐的时候,需要射精的冲动完全盖过了理智,一泄而快是目前的

当前急务。

「嗦…嗦嗦…嗦嗦…嗦嗦嗦…嗦嗦嗦…」

女儿充份掌握男人的需要,阴茎的跳动让她知道对手经已到达临界,她加快吞

吐的速度,吸允阴茎的幅度亦远较刻前为大,几乎是每下都顶在自己喉咙,阴茎感

受到完全被包裹的火热湿润,首次明白深喉感觉原来是这么的一回事。同时在激烈

间又让人感到她对你的依依不舍,像是渴望可以多为所爱的人做多一点。

『不、不行了!』

焦躁从脑海的片角响起警号,作为一个曾有过无数次性行为的男人,我知道阴

茎即将达到射精的亢奋,这是一个绝对不能宽恕的行为,任由阴茎在女儿嘴内吞吐

已经是不可原谅,我是绝对不能在她面前,甚至口里射精。

「嗦!嗦嗦!!嗦嗦嗦!!!」

但雪怡仿佛完全没有听到父亲内心的呼号,她继续卖力施展她的箫艺,要把面

前对手带到升天的境界,口腔的活塞运动加至最快,高速的吞吞吐吐使香汗如水珠

跳动。我无法抗拒肉体上的快乐,在思绪一刻断弦的刹那,一阵带有痉挛的轰然畅

快沿着输精管发放而出,以水银泻地的姿态,尽射在热暖的口腔之内。

「嗦!嗦嗦!嗦嗦嗦!!嗦嗦嗦嗦嗦嗦!!!」

『呜!呜呜!!出!出了!』

我咬紧牙关,不让这男人最脆弱的一刹那发出声音。射精的快感犹如洪水淹没

理智,我放任了规范自己的枷锁,肆无忌惮地把精液都射入女儿的嘴里,她没有躲

避,更是用力地吸允,以求把射出的每一口精都拥在自己怀抱。

『射!射!』

那是一个短暂的时间,却好比遥远境地令人接触到永恒。

「嗦~嗦~~」

『完…完了…』我射精了,在女儿的口腔射出精液。

「嗄…嗄嗄…」我喘着粗气,雪怡确定最后一滴都射出后,慢慢把肉棒吐出,

以舌背翻动龟头,作不舍的别离。龟头在射精后特别敏感,这一碰酸软得令我浑身

抖动。

雪怡张开小嘴,让我透过太阳镜看到载满精液的口腔。然后「咕噜…」喉咙吞

饮液体的声音,下一秒,所有白液都消失在她的嘴里。

『我在做什么了?我在…雪怡的口内射精?』精液射出的刹那间,我仿如梦中

苏醒,惊觉自己做了最错的事,但太迟了,一切已经都太迟了。

「嘻,都吞下去了,伯伯的精华好好味。」把精液全都吞下后,雪怡像回味无

穷的舔舔唇边,亮起甜美笑容。

『雪怡…』

我望着女儿纯美的脸孔做出最淫脏的事情,天国的享受,带来是堕进地狱的沉

重。

『雪怡…』

畅快之后,心里余下的是无比内疚,雪怡没有在意,她以为自己的努力令客人

得到了一次称心的服务。女儿把一片口香糖放在嘴里咀嚼,以清除口腔内精液的气

味。

这时候电影已经播映一半以上,我猛呼一口气,老天爷,我们的一次口交竟然

做了超过四十分钟,比跟妻子的任何一次做爱时间都还要长。

「这里冷气很大,伯伯小心着凉的。」雪怡细心地替我抹净阴茎,并把长裤拉

起,体贴态度让你在最后一刻都感到温暖,眷恋跟其拾回初恋感觉的时光。

把一切整理好后雪怡没有坐回自己的位置,她娇笑两声,主动骑到我的身上。

这可把我吓个魂飞魄散,面对面的距离,即使有头套和眼镜,她亦肯定看出我的身

份无疑。

但坐到我的大腿上后,雪怡识趣地把头靠到我的耳边,以一个深情拥抱的姿势

贴紧身躯,在我耳边说:「别怕,都说不会看你是谁… 」

我稍为安心,女儿继续说:「伯伯你的龟头很强壮,这种小弟弟做爱是最舒服

的,飞雪妹妹下次想跟你做。」

这句说话像重重铁锤击在胸腔,今天的行为已经不可原谅,我怎么可能还和妳

做更过份的事?

雪怡以熊抱姿势牢牢抱着我身,一双臂膀圈在我的肩上,像一对共舞的恋人亲

近。穿着短裙的她随着动作露出一对修长美腿,小腿略为不雅的钳在我的腰际,整

个阴部中门大开,看到那纯黑色的蕾丝内裤。

「伯伯,飞雪妹妹喜欢伯伯…」雪怡在我耳边低吟,阵阵女儿芳芬,伴随颈背

的香汗飘入鼻头,使人不醉自沉。紧贴身体的胸口压来一串绵软,是那饱满圆浑的

柔软胸脯。

我很想伸手摸这一双乳房,但射精过后理智稍复,知道这是不可为的事情。反

而雪怡主动献奶,在我耳边说出最诱惑的挑逗:「伯伯,那天给你看时不是说每个

男人都想玩飞雪妹妹的奶子?现在我就在这里,你要不要玩玩?」说完把我的右手

提起,按捺在自己乳房上。

『啊!』甫一触碰,我心内立刻发出惊呼,刚才隔着厚身外套,压在胸前时候

没有察觉女孩原来是真空上阵,她身上的短裙质料轻薄,这样子走在街上岂不是连

岭上双梅的形状亦看过清楚?

可这不是我与女儿计较她那暴露衣服的时候,乳房柔软的触感,正透过掌心传

递到大脑。雪怡的胸杯不算很大,应该只有B杯罩,但正如在视频所见,有着年轻

优势,这对奶子真的很挺很弹,胀鼓鼓的手感一流,我无意识的搓揉几下,立刻惊

觉自己身份的缩起右手,女儿掩嘴轻笑:「伯伯你真的很纯情啊。」

我慌乱不已,掌心间乳头的触感缠绕不散,雪怡没有放过我,反倒戏弄的把我

另一只手也压在自己胸上,更捉紧不让我缩回,胸脯那软绵绵的感觉使我丧失了理

智,我没再退缩,而是使劲揉搓,尽情玩弄雪怡的乳房。

『我在摸女儿的奶…』相较口交,抚胸搓奶的严重性可能有所不及,但在我而

言,雪怡为我服务还可以推作半梦半醒,一切由她主动,可现在手部动作完全是自

己控制,再也无法找到开脱。

「呵,伯伯搓得飞雪妹妹好舒服,人家想起你的小弟弟了。」雪怡像是配合我

动作的摇曳下体,贴在裤裆上的阴唇软肉沿着阴茎位置挤压,逐渐把那垂软的肉棒

挑起生机。

「咦?伯伯的小弟弟又不乖了哦,怎么你这样利害,才刚射又硬了。」女儿取

笑我说。我亦对短时间再次勃起感到惊奇。在这方面我一向不是强者,没想到在雪

怡的挑逗下,能够这么快再现雄风。

「很想再爽爽哟?但电影快完了,脱裤子就会被看光光啦。」雪怡笑道,并在

我耳边吹一口气:「你就射在里面,晚上要你老婆给你洗内裤,说今天给一位小妹

妹磨出了水。」

女儿的说话叫我有吐血的激动,如果给她知道我的妻子是自己母亲,不知道还

有没心情说得这样轻松。

『雪怡的屄…在磨着我的鸡巴…』女儿身贴身的动作,令我隔着内裤亦可感到

两片阴唇的形状,想到我俩的性器正贴在一起,那份激动令阴茎完全充血,长裤中

央被顶起了一个帐篷。我知道雪怡没有夸口,她是有足够能耐令我在裤管里射精。

「嗯嗯…伯伯…你的小弟弟好硬唷,都顶到人家的屄口了,飞雪妹妹好兴奋,

想给伯伯插进来哟。」雪怡挑逗的说话使我感到异常兴奋,而她摇动屁股的节奏愈

见加快,驱使我搓揉她那一双乳房的动作亦愈来愈肉紧。

「嗯…好爽…操我的…在这里操我的…」从开始的磨蹭,逐渐变成向前冲刺的

动作,我俩互相配合,模拟做爱的抽插。我但觉龟头已经嵌在耻间凹陷的地方,在

衣服阻隔下当然没可能真正插入,但却有一种正在跟女儿做爱的错觉。

『嗄…嗄…太兴奋了…好像在跟雪怡做爱…』

「嗯!嗯!不行了!伯伯你好利害!在外面都可以顶到人家快要去的,顶在小

豆豆上面了,用力!用力顶过来,用力操死飞雪妹妹的。」

肉屄的触感,加上女儿销魂的表情,使我再一次进入失控状态,唯恐会惊动在

场的其他观众,雪怡的声线压在很低,在我耳边响起近乎叫床的呻吟。偶尔抛出几

个情不自禁的音调,犹幸电影正播放至高潮片段,巨大音响掩盖了相隔一段距离的

浪叫。

「唷!唷!好舒服!伯伯你顶得人家的小妹妹好舒服!我想你操我!飞雪妹妹

很想给伯伯操!」

我俩一同进入状态,抱着女儿的腰身不断向前冲刺,无法冲破障碍的肉棒像一

头被困在笼里的野兽,以哀呜的嚎叫冲击眼前进不了的洞穴。

『我要操…我要操进雪怡的小屄!』

「呀!呀!伯伯!好硬!用力点,把裤子都顶穿!操进人家的屄里去!」雪怡

发出激烈的呼叫,我不知道这是否为了取悦客人的假装,无论如何她是给了我最刺

激的快乐,真真假假,在这时并不重要。

『要射…又要射了!』

「好硬!伯伯的小弟弟在跳!好利害!我不依!要伯伯射给飞雪妹妹的!」

电流划过的快感,龟头在经过与内裤的长期磨擦,呜响了另一次礼炮,输精管

再一次把子弹发射的轰炸,如女儿说的,我把精液都射在裤管之内。以我这个年纪

来说这是一种不可思议的体验。一个已经连手淫也厌倦了的中年人在一次没有真正

插入、疑似的性行为中达到高潮。

「呀!呀!伯伯!还没完!继续操!你太利害了!操死妹妹的!」雪怡在我射

精的同时,猛力以小屄撞击我的肉棒,我感觉她亦很激动,如果这一切都是演戏,

我只能说我女儿实在是最优秀的演员。

『射!都射出来了!』

「嗄…嗄…」连续两次的发炮对我来说是有点吃力,但得到的满足是从未有。

互相紧抱对方的我俩一同喘气,感受激情后的余韵。

「嘻嘻,伯伯好棒,这么利害的。」喘定神后,雪怡娇笑说。好像为了证明自

己没有假装,她拉着我的手到内裤中央,是湿漉漉的一片。

『湿了…我的女儿被我操湿了…』我不但摸到了湿液,更摸到了阴唇,虽然隔

着内裤,但仍清楚感受到肉唇的柔软,是雪怡的桃源仙境。

「这个没有假的啦。」女儿一个傲骄的表情,然后回头看电影接近尾声了,依

依不舍的跨过我的大腿,坐回自己的座位。

『完了…终于…完了…』我的心跳依然未止,旁边的雪怡整理衫裙,忽地在我

耳边问:「伯伯想要纪念品吗?」

我呆住片刻,雪怡知道我从不做声,没有再问,弯腰提脚,在我面前把内裤飞

快脱下,毫不忸怩。

『雪怡……』我心跳加速,脱裤的期间不仅看到女儿的阴毛,更重要是现在女

孩短裙内,就是上下真空了。

「给伯伯,第一次的见面礼。」雪怡把沾有爱液的内裤塞在我手中,提起小手

袋,作个花俏飞吻:「那我先走啰,伯伯拜拜的。」

我无意识地挥动拿着内裤的手,目送在黑暗中白得发亮的一双美腿。直至女孩

走远,混乱不堪的内心仍未见平伏。

『我们刚才到底在做什么了…』

带着女儿余温的蕾丝内裤,我还未清楚一切是现实,还是做梦。